李小根

我呸

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他。
一次也没有。

脑海中时常出现的画面:

古代热闹的集市上,约莫十八九岁模样的男孩子,干净整洁的白色衣袍,束发却不是很利落,高高的马尾,下半部分长发自然散落,额头两侧还有不少碎发不规矩的垂下来。

他走在街道中间,走在不算拥挤的人群中,忽然转过身来,微微扬起头,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,笑的今日的阳光似乎都更加明媚了几分。风从身后吹过来,吹起他的衣袖下摆,吹起他变得有些凌乱的长发,一瞬间周围的人和景物都淡化了起来,只剩画面正中的年轻公子,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脸上,笑容上,写满了少年的意气风发。

一眼便是心动啊。


喜欢水一样清灵灵澄澈的眼睛,喜欢水一样柔柔润润软软的性子,喜欢水一样通透又辽阔的人,像是雨后清新潮湿的空气,弥散着并不强烈却又牢固地抓紧着人的气息,萦绕发肤,沁人心脾。大概是我常说的,温柔的要出水了的人啊。


如果我们刚刚放弃了,错过了彼此,那,是不是可以这样——

我退一步。

你也退一步。

我们就拥抱啦。


我看着看着,发现不对啊。

我说别的男性好朋友之间,不都是挺狗的吗。

你怎么这么狗腿啊。

这个捏脸简直就是女版的掌门啊!!!!

一个略血腥的梦。


半年前做的一个梦,由于是个梦,所以会出现各种不合理现象。


出场人物三个,极限三神经,红猪羊。服装是第一季最后一期,剧情也类似,孙红雷黑化,然后罗志祥黑化,最后一起攻击张艺兴。


主要是罗志祥视角,部分上帝视角。


第一个画面,孙红雷和罗志祥面对面站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,孙红雷交给罗志祥一个任务,杀了张艺兴,处理掉尸体,但要留下一部分拿回来。这里的三人以好兄弟好朋友关系相处了一段时间,不知道孙红雷是否有上级,杀张艺兴的目的是什么,但他对这两个人没有任何感情,最初和张艺兴接近是否有目的也不得而知,而罗志祥是没有目的,真心和张艺兴相处的,当孙红雷告诉他要杀的人是张艺兴,他是很惊讶的,不忍心对张艺兴动手,但他凡事一定会听从孙红雷的安排。而张艺兴始终是个小绵羊,在他心里,红雷哥,小猪哥都是他的好哥哥,尤其是更年轻的小猪哥,和他玩的很好。


罗志祥从一家店铺门口出来,方才和孙红雷谈话就是在这家店铺的内室。周围还有一些店面,也都打烊了,只是都没有上什么锁,一扇扇玻璃门后隐约能看到柜台的影子。这一片似乎是小型的商业区,然而刚入夜已是一片漆黑。


罗志祥出门直走了很长一段路,没有人,没有路灯,看不清道路两旁是否有房屋。终于到了路口左转,一路向前,渐渐明亮起来,目的地是一间独立的屋子,里边人很多,音乐声吵闹,闪烁的彩色灯光,看起来是类似于夜店或者酒吧的娱乐场所。罗志祥麻烦了一个工作人员,帮他叫一下张艺兴,工作人员回话,张艺兴一会儿完事就出来,让罗志祥等他一下。罗志祥道过谢,站在刚转过柜台的一个暗间门口,暗间应该是个拖布间之类的,不时有工作人员进出。罗志祥双眼直视前方,偶尔向大厅望一眼,脚跟一下一下点着地,双手插兜,里面有些汗湿的手指紧紧握着一把精致的折叠刀。他心砰砰直跳,紧张的大脑有些空白,身上也热了起来。


过了一会儿,罗志祥听见远远的一声:“小猪哥!”看过去,张艺兴正一边挥着手臂,一边向他跑过来,和他一样的一身白衣,淡淡的眼妆被汗水晕开,竟是成了自然的烟熏妆。“久等了,小猪哥。找我有什么事吗?咱们接下来去哪?”罗志祥抿了抿嘴,眼神有些复杂,没有回答,拉起张艺兴就走了出去。


张艺兴有些不明所以,挠挠头,任由罗志祥拉着他快步疾走。一路上罗志祥一言不发,面无表情,张艺兴看他这幅样子,而且眼见着越走前面越黑了,心里有点发虚,略带胆怯的问了问:“小猪哥你怎么不说话呀?咱们这是要去哪啊?”依然没有回答。罗志祥带着张艺兴走进一个无人看管的偏僻小区,小区内外没有灯光,张艺兴开始害怕了。“哥,这是哪啊,咱们回去吧哥,这里太黑了,哥,咱们走吧。”张艺兴的脚步越来越慢,甚至有些后退,罗志祥面色阴沉,用力拉着张艺兴,走到大概是小区中心,在一处车库门口的角落停了下来,这里正是监控录像的死角。


罗志祥放开手,转身面对着张艺兴。月光照下来,两个人全身明亮。罗志祥偏黑的皮肤在月光下变得白皙,皱着眉,眼睛明亮,眼神却让人琢磨不透。张艺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见他直直的盯着自己,莫名有些发怵,这时罗志祥突然朝张艺兴走近一步,张艺兴不由得后退了一步。“哥,你....”张艺兴刚要开口,罗志祥一下抽出手来,握着那把折叠刀,刺向张艺兴,一刀毙命。张艺兴眼睛慢慢睁大,只来的及说两个字便倒了下来,抽搐着逐渐失去了知觉。罗志祥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一动不动看着张艺兴,最后闭上了眼睛。这段也可能是罗志祥把张艺兴摁倒在地上,捂住他的嘴,然后一刀捅下去,时间太久我也忘了。因为张艺兴根本不会往杀他这方面想,所以捅下去之前只会有点惊讶和不解,不会跑或者喊什么的。


半晌,罗志祥睁开眼睛,蹲下身开始分尸,割下来的部分不知去了哪里,可能是三个一连就消掉了吧。最后只剩一个心脏,罗志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透明保鲜盒,把张艺兴的心脏装了进去,盖上盖子,大小正好,还带着大半盒血。做完这一切,罗志祥脱力的瘫坐在张艺兴的地上,怀里紧紧抱着那个盒子,颤抖的手举起刀,用力插进了自己的心脏,他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,有些呼吸困难,但是并不怎么疼。弟啊,他在心里说。我对不起你啊,但是我得完成红雷哥给我的任务,所以现在,我把我这条命抵给你。到了下边,你捅我多少刀都行,如果真有来生,希望我们还能做兄弟....罗志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流失,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把刀拔了出来,便躺在了张艺兴的血里。


天快亮了,罗志祥居然又醒了过来。他想到之前看过的一个故事,刀子插进心脏,拔出来后,可能由于创口完全贴合,保证血液继续流通,从而延续几天的生命。罗志祥挣扎着从粘稠的血里爬起来,看着昏迷时也紧紧抱在怀里,已经变成深红色的盒子,语气坚定:“弟,哥带你回家。”慢慢挪着步子,罗志祥回到家,把装着张艺兴心脏的盒子放在客厅正前方,桌子上的香炉边,几步走进卧室,便倒在床上,人事不知。


另一边的小区里,早起买菜的女人,看到角落里半凝固的巨大血迹,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罗志祥醒了过来,下床喝了口水,回身又一头栽倒在床上。四五天的时间里,罗志祥醒了又睡,睡了又醒,他没有做梦,只是始终迷迷糊糊的,心口并不怎么疼,只是闷胀的难受,始终喘不过气来。孙红雷再没有联系他,说不定跑哪儿去了,他也管不着。他知道,那天一早就会有人看到地上的血,然后报警,警察开始调查。警察迟早会找到他,他可不愿死在枪下,不过看来,是不会死在枪下了。


装着张艺兴心脏的盒子里早已凝固,变成了黑红色,罗志祥拿起盒子,揣在怀里,走了出去。他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,身上还是那天那身被染成全红的白衣。他又回到那个地方,地上的血和他怀中的盒子颜色一致,许是警察为了保护现场,所以没有清理,但不知为何也没有拉警戒线禁止靠近之类的。他抱着盒子,躺回了凝固的血里,胸口开始涌出鲜血,罗志祥慢慢闭上了眼睛。或许第二天,又会有人路过,一声惊呼,报告警察同志,案情有了新的发展。


这个梦到这里就结束了,然后我就醒了。


还是那句话,因为是个梦,所以会有各种不合理。


为什么罗志祥心口不会疼,因为我是罗志祥视角,我在梦里怎么会疼。但是罗志祥会感到胸口闷胀,喘不过气,这个是因为,我做这个梦的时候心脏病犯了,所以这些症状从插刀子开始,直到我醒了以后的一段时间,一直持续着。


所以这些其实就是我半夜犯病的产物,但也有点电影感觉的不是吗。


附一张简易梦中地图。